殃涂夕

大头画手,沉迷写三国小黄书[划掉]

庞统无惨

庞统人设引用天机三国/不喜自略/
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请谅解

落凤坡,残阳如血
“哟,瞧啊,。这位不是刘皇叔身边的哪位大名鼎鼎的凤雏先生吗?”一群士兵顺张任的意思来到这里收拾战场,便发现了受了重伤瘫倒在地上接近昏迷的庞统。
“张大人不是说要见那刘备的尸体吗?为何是这人?难道说,刘备那厮根本就没有走这条路?这个家伙只是个替代品?!” 旁边的一个士兵抬脚踹了踹地上那人的脑袋,只换来了一声极小的轻哼。
领头的那人听到了,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“哟,还有气呐,来人,把他压回去,等他醒了好好盘问,若问出什么机密来,尔等就立大功了啊!唉!轻点,别弄死了!”

等庞统醒来时,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漆黑的房间里,房间的物品摆设凌乱,丝毫没有一个房间该有的样子。微微皱眉,作为一个有洁癖的军师,简直不能忍受这一股的恶臭味。刚要起身擦拭一下衣服上的血迹,但一动便从身体各处传来了强烈的疼痛感,,以及铁链拖动的声音。低头一看,除了血迹斑斑的衣物,就只剩下扣在手上的枷锁和几根连着的铁链了。“这,,到底是哪里”甩了甩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,胸口疼的要命,庞统知道,那支箭不偏不倚的擦过心脏,所以自己才得以存活。虽然,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。好歹是个聪明人,既然自己“失败了”,那无疑就是被敌军俘虏扣下了。轻甲和佩剑都不知去向。八成接下来迎接他的,便是一系列的严刑拷打了罢。“他很清楚,刘备是不会发现自己失踪了的,就算发现了,也没有那个精力来找自己。毕竟,现在是发动攻击的最好时机。孔明?估计知道了还会暗地里偷偷乐着吧,少了这么一个竞争对手。
还在考虑着究竟要如何离开这里,房外就传来了脚步声,听起来貌似不止一个人,貌似,,还挺多。是来进行审问的吧,庞统想到。干脆头一歪,眼一闭装做还昏迷不醒的样子。
“啧,装什么死。之前还有气呢”没装多久就被人狠狠的踹了一下腹部。一时没注意,就被踹出老远。“咳咳,,你们,,是谁,,,”因为手和脚被铁链和枷锁束缚住,一时半会只能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姿势趴在地上。那群人的手上持有刑具,但全然没有一副来审问犯人的意思。且为人大大咧咧,一看就知道是一些粗鲁的狱卒。八成是动用私权的,想从自己这里套出什么来领功的。
领头那人的眼神在人身上贪婪的游荡着,“我们是谁?你现在也管不着那么多了吧,最好老实交代你们的计划,还可以少受些皮肉之苦”那人挥挥手中的皮鞭,鞭上还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些血迹,可能是之前用邢时留下来的。“我们能有什么计划,若真有计划,我又怎么会落到你们手里。”尽管于一种很危险的处境,但还是一句句讽刺道,“计划又不是统出的,你们抓统也没用啊”旁边一个士兵听了后,在领头的人耳边说了几句,只见那人脸色一变,笑的越发狰狞。走到趴在地上的那人身边,提起人的衣领,往墙上狠狠的一按。庞统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弄的差点晕死过去。“既然没有什么可以用的情报,还浪费我们几兄弟的力气把你弄过来,总要有些补偿吧。不如让哥几个尽兴一番?”那人看着庞统嘴角的斑斑血迹,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。惹得墙上那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,他可是庞士元,尊为凤雏先生,又是蜀国的军师中郎将,怎么可以被几个敌军的无名小卒如此对待?“不...滚开”庞统闻言朝人踹去。可刚踹出第一脚,庞统就知道自己大概不能活着走出这里了------他被下药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未完待续。]

评论(18)

热度(10)